古典文学之西京杂记·卷四

linux杂记,西京杂记


磁盘剩余空间:df -hl

将 /home/user1目录下的所有东西拷到/root/temp/下而不拷贝user1目录本身。cp
-Ri /home/user1/* /root/temp/

/home/user1目录下的所有东西(包括目录)拷到/root/temp/下而不拷贝user1目录本身。cp
-ri /home/user1/* /root/temp/

删除文件夹和文件的命令: rm -rf

登录Mysql :mysql -u root -p

赋予任何主机访问数据的权限: GRANT ALL PRIVILEGES ON *.* TO
‘root’@’%’WITH GRANT OPTION FLUSH PRIVILEGES

GRANT ALL PRIVILEGES ON *.* TO ‘root’@’%’IDENTIFIED BY ‘password’ WITH
GRANT OPTION;

/word 这个是查找文件中“word”这个单词,是从文件上面到下面查找
?word 这个是查找文件中“word”这个单词,是从文件下上面到面查找

压缩
注意:如果要压缩的是个文件夹,则要加上-r参数,表示调用递归压缩,如:
zip -r temp.zip temp
tar –cvf jpg.tar *.jpg 将目录里所有jpg文件打包成tar.jpg
tar –czf jpg.tar.gz *.jpg
将目录里所有jpg文件打包成jpg.tar后,并且将其用gzip压缩,生成一个gzip压缩过的包,命名为jpg.tar.gz
tar –cjf jpg.tar.bz2 *.jpg
将目录里所有jpg文件打包成jpg.tar后,并且将其用bzip2压缩,生成一个bzip2压缩过的包,命名为jpg.tar.bz2
tar –cZf jpg.tar.Z *.jpg
将目录里所有jpg文件打包成jpg.tar后,并且将其用compress压缩,生成一个umcompress压缩过的包,命名为jpg.tar.Z
rar a jpg.rar *.jpg rar格式的压缩,需要先下载rar for linux
zip jpg.zip *.jpg zip格式的压缩,需要先下载zip for linux
解压
tar –xvf file.tar 解压 tar包
tar -xzvf file.tar.gz 解压tar.gz
tar -xjvf file.tar.bz2 解压 tar.bz2
tar –xZvf file.tar.Z 解压tar.Z
unrar e file.rar 解压rar
unzip file.zip 解压zip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安装jdk———————-
1、安装之前先检查一下系统有没有自带open-jdk
rpm -qa | grep java | xargs rpm -e –nodeps
2、使用rpm -ivh jdk-8u45-linux-x64.rpm进行安装

  1. 运行vim /etc/profile,在文件末尾输入以下几行:
    export JAVA_HOME=/usr/java/jdk1.8.0_20
    export CLASSPATH=.:$JAVA_HOME/lib/dt.jar:$JAVA_HOME/lib/tools.jar
    export PATH=$PATH:$JAVA_HOME/bin
    保存,退出;
  2. 运行source /etc/profile,使/etc/profile文件生效,或者重启;
  3. 运行java -version

—————-tomcat——————–

CATALINA_HOME=/usr/local/apache-tomcat-6.0.30/

—————–mysql———————
(1)进入系统后,检测是否安装mysql.
rpm -qa | grep -i mysql
(2)那么输入以下命令删除它:
rpm -ev MySQL-server-5.0.22-0.i386

rpm -ev MySQL-client-5.0.22-0.i386
rpm -ev mysql-libs-5.1.73-3.el6_5.x86_64 –nodeps

安装MySQL
(1)第一步:安装mysql服务端,输入以下命令:
rpm -ivh /opt/MySQL-server-5.5.15-1.linux2.6.x86_64.rpm
(2)检测mysql 3306是否安打开
netstat -nat

mysqld_safe –skip-grant-tables

update user set password=password(“12345″) where user=”root”;
————查找文件———
$find . -name “*.txt” -print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磁盘剩余空间:df -hl 将
/home/user1目录下的所有东西拷到/root/temp/下而不拷贝user1目录本身。…

css杂记,西京杂记

font-variant: 设置文本是否为小型的大写字母,值可以为normal,small-caps;

a:link: 未访问过的

a:visited: 访问过的

a:active: 活动的链接,即获得当前焦点的链接

span和div:
span为行内元素;而div为块元素,会自动换行。不过可以通过定义display的属性值来进行改变

font-variant:
设置文本是否为小型的大写字母,值可以为normal,small-caps; a:link:
未访问过的 a:visited: 访问过的 a:active: 活动的…

一百二十四、《文木赋》

余近读《西京杂记》,其叙事文风为素来所喜,故妄评之。

八九、真算知死

鲁恭王得文木一枚,伐以为器,意甚玩之。中山王为赋曰:「丽木离披,生彼高崖。拂天河而布叶,横日路而擢枝。幼雏羸鷇,单雄寡鴜,纷纭翔集,嘈嗷鸣啼。载重雪而梢劲风,将等岁于二仪。巧匠不识,王子见知。乃命班尔,载斧伐斯,隐若天崩,豁如地裂。华叶分披,条枝摧折。既剥既刊,见其文章。或如龙盘虎踞,复似鸾集凤翔。青緺紫绶,环璧珪璋。重山累嶂,连波迭浪。奔电屯云,薄雾浓氛。䴥宗骥旅,鸡族雉群。蠋绣鸯锦,莲藻芰文。色比金而有裕,质参玉而无分。裁为用器,曲直舒卷。修竹映池,高松植巘。制为乐器,婉转蟠䊸,凤将九子,龙导五驹。制为屏风,郁岪穹隆。制为杖几,极丽穷美。制为枕案,文章璀璨,彪炳涣汗。制为盘盂,釆玩蜘蹰。猗欤君子,其乐只且。」恭王大悦,顾盼而笑,赐骏马二匹。

西京者,汉之都城长安也。杂记者,但有可志之事物人情,辄记之,因其旁芜,故曰杂。或数字,或千言,盖视所记简繁而定焉。

安定嵩真,玄菟曹元理,并明算术,皆成帝时人。真尝自算其年寿七十三,绥和元年正月二十五日晡时死,书其壁以记之。至二十四日晡时死。其妻曰:「见真算时,长下一算,欲以告之,虑脱真旨,故不敢言,今果校一日。」真又曰:「北邙青陇上,孤槚之西四丈所,凿之入七尺,吾欲葬此地。」及真死,依言往掘,得古时空椁,即以葬焉。

一百二十五、广川王发古冢

其著作者,历来纷说不一。《旧唐书·经籍志》作一卷,题葛洪撰;《宋史·艺文志》作六卷,题葛洪撰。可知史家多信之为洪著。

九十、曹算穷物

广川王去疾,好聚亡赖少年,游猎毕弋无度,国内冢藏,一皆发掘。余所知爰猛,说其大父为广川王中尉,每谏王不听,病免归家。说王所发掘冢墓不可胜数,其奇异者百数焉。为余说十许事,今记之如左。

而洪于《西京杂记跋》曰:“洪家世有刘子骏《汉书》一百卷,无首尾题目……歆欲撰《汉书》编录汉事,未得缔构而亡,故书无宗本,止杂记而已……试以此记考校班固所作,殆是全取刘书,小有异同耳。并固所不取,不过二万许言。今抄出为二卷,名曰《西京杂记》,以裨《汉书》之阙。”由是观之,此书当为刘子骏所著,洪不过拾遗抄录而已。然因刘之《汉书》实无明文可考,故后人多信为洪托歆之名而己辑录之。

元理尝从其友人陈广汉,广汉曰:「吾有二囷米,忘其石数,子为计之。」元理以食箸十余转,曰:「东囷七百四十九石二升七合。」又十余转,曰:「西囷六百九十七石八斗。」遂大署囷门,后出米,西囷六百九十七石七斗九升,中有一鼠,大堪一升;东囷不差圭合。元理后岁复过广汉,广汉以米数告之,元理以手击床
曰:「遂不知鼠之殊米,不如剥面皮矣!」广汉为之取酒,鹿脯数片,元理复算,曰:「薯蔗二十五区,应收一千五百三十六枚。蹲鸱三十七亩,应收六百七十三石。千牛产二百犊,万鸡将五万雏。」羊豕鹅鸭,皆道其数,果蓏肴蔌,悉知其所,乃曰:「此资业之广,何供馈之偏邪?」广汉惭曰:「有仓卒客,无仓卒主人。」元理曰:「俎上蒸豚一头,厨中荔枝一柈,皆可为设。」广汉再拜谢罪,自入取之,尽日为欢。其术后传南季,南季传项瑫,瑫传子陆,皆得其分数,而失玄妙焉。

魏襄王冢,皆以文石为椁,高八尺许,广狭容四十人。以手扪椁,滑液如新。中有石床
、石屏风,宛然周正。不见棺柩明器踪迹,但床
上有玉唾壶一枚、铜剑二枚。金玉杂具,皆如新物,王取服之。

另晚唐段成式《酉阳杂俎》载,庾信谓《西京杂记》事为“吴均语”;南宋晁公武《郡斋读书志》著录“江左人或以为吴均依托为之。”又南宋王应麟《困学纪闻》言《西京杂记》为南朝萧贲所作,《南史》亦有载。亦有南朝无名氏所著说,然此三说均无确证,故不取。

九一、因献命名

哀王冢,以铁灌其上,穿凿三日乃开。有黄气如雾,触人鼻目,皆辛苦不可入。以兵守之,七日乃歇。初至一户,无扃钥。石床
方四尺,床
上有石几,左右各三石人立侍,皆武冠带剑。复入一户,石扉有关钥,叩开,见棺柩,黑光照人,刀斫不入,烧锯截之,乃漆杂兕革为棺,厚数寸,累积十余重,力不能开,乃止。复入一户,亦石扉,开钥得石床
,方七尺。石屏风铜帐钩一具,或在床
上,或在地下,似是帐糜朽,而铜钩堕落床
上。石枕一枚,尘埃朏朏,甚高,似是衣服。床
左右石妇人各二十,悉皆立侍,或有执巾栉镜镊之象,或有执盘奉食之形。无余异物,但有铁镜数百枚。

是书限时西汉,取地长安。宫闱秘闻,名人轶事、殿室园囿、奇物珍玩、锦绣文章、典章服制、市井游戏、方士传闻种种,靡不载录。而用笔精简,字句雅练。状物描景,宛在眼前。说理叙事,如身亲历。虽为野史而无稗官之妄言,近于怪谈而有世故之人情。读来令人神想,咂咂有味!

卫将军青生子,或有献騧马者,乃命其子曰騧,字叔马。其后改为登,字叔升。

魏王子且渠冢,甚浅狭,无棺柩,但有石床 ,广六尺,长一丈,石屏风,床
下悉是云母。床
上两尸,一男一女,皆年二十许,俱东首,裸卧无衣衾,肌肤颜色如生人,鬓发齿爪亦如生人。王畏惧之,不敢侵近,还拥闭如旧焉。

而后世之《开元天宝遗事》、《东京梦华录》种种,用笔近于其法,可视为相似之作也。

九二、董贤宠 遇过盛

袁盎冢,以瓦为棺椁,器物都无,唯有铜镜一枚。

是书有趣,惜乎止数万言也。若得之,当一睹为快,纵舍顿饭一宿而不悔也!

哀帝为董贤起大第于北阙下,重五殿,洞六门,柱壁皆画云气华花,山灵水怪,或衣以绨锦,或饰以金玉。南门三重,署曰南中门、南上门、南便门。东西各三门,随方面题署亦如之。楼阁台榭,转相连注,山池玩好,穷尽雕丽。

晋灵公冢,甚瑰壮,四角皆以石为玃犬捧烛,石人男女四十余,皆立侍,棺器无复形兆,尸犹不坏,孔窍中皆有金玉。其余器物,皆朽烂不可别,唯玉蟾蜍一枚,大如拳,腹空,容五合水,光润如新,王取以盛书滴。

(丁酉八月廿五于帝都南邵作)

九三、三馆待宾

幽王冢,甚高壮,羡门既开,皆是石垩,拨除丈余深,乃得云母,深尺余,见百余尸,纵横相枕藉,皆不朽,唯一男子,余皆女子,或坐或卧,亦犹有立者,衣服形色不异生人。

图片 1

平津侯自以布衣为宰相,乃开东阁,营客馆,以招天下之士。其一曰钦贤馆,以待大贤;次曰翘材馆,以待大才;次曰接士馆,以待国士。其有德任毗赞、佐理阴阳者,处钦贤之馆。其有才堪九列、将军二千石者,居翘材之馆。其有一介之善、
一方之艺,居接士之馆。而躬自菲薄、所得俸禄,以奉待之。

栾书冢,棺柩明器朽烂无余。有一白狐,见人惊走,左右遂击之,不能得,伤其左脚。其夕,王梦一丈夫,须眉尽白,来谓王曰:「何故伤吾左脚?」乃以杖叩王左脚。王觉,脚肿痛生疮,至死不差。

九四、闽越鹇蜜

一百二十六、太液池五舟

闽越王献高帝石蜜五斛,蜜烛二百枚,白鹇、黑鹇各一双。高帝大悦,厚报遣其使。

太液池中有鸣鹤舟、容与舟、清旷舟、采菱舟、越女舟。

九五、滕公葬地

一百二十七、孤树池

滕公驾至东都门,马鸣,局不肯前,以足跑地久之。滕公使士卒掘马所跑地,入三尺所,得石椁。滕公以烛照之,有铭焉。乃以水写其文,文字皆古异,左右莫能知。以问叔孙通,通曰:「科斗书也。以今文写之,曰:『佳城郁郁,三千年见白日。吁嗟滕公居此室。』」滕公曰:「嗟乎,天也!吾死其即安此乎?」死遂葬焉。

太液池西有一池,名孤树池。池中有洲,洲上煔树一株,六十余围,望之重重如盖,故取为名。

九六、韩嫣金弹

一百二十八、昆明池舟数百

韩嫣好弹,常以金为丸,所失者日有十余。长安为之语曰:「苦饥寒,逐金丸。」京师儿童每闻嫣出弹,辄随之,望丸之所落,辄拾焉。

昆明池中有戈船、楼船各数百艘。楼船上建楼橹,戈船上建戈矛,四角悉垂幡旄,旍葆麾盖,照灼涯涘。余少时犹忆见之。

九七、司马良史

一百二十九、玳瑁床

司马迁发愤作《史记》百三十篇,先达称为良史之才。其以伯夷居列传之首,以为善而无报也;为《项羽本纪》,以踞高位者非关有德也。及其序屈原、贾谊,辞旨抑扬,悲而不伤,亦近代之伟才也。

韩嫣以玳瑁为床 。

九八、梁孝王忘忧馆时豪七赋

一百三十、书太史公事

梁孝王游于忘忧之馆,集诸游士,各使为赋。

汉承周史官,至武帝置太史公,太史公司马谈,世为太史,子迁,年十三,使乘传行天下,求古诸侯史记,续孔子古文,序世事,作传百三十卷,五十万字。谈死,子迁以世官复为太史公,位在丞相下。天下上计,先上太史公,副上丞相。太史公序事如古《春秋》法,司马氏本古周史佚后也。作《景帝本纪》,极言其短及武帝之过,帝怒而削去之。后坐举李陵,陵降匈奴,下迁蚕室。有怨言,下狱死。宣帝以其官为令,行太史公文书事而已,不复用其子孙。

枚乘为《柳赋》,其辞曰:「忘忧之馆,垂条之木。枝逶迟而含紫,叶萋萋而吐绿。出入风云,去来羽族。既上下而好音,亦黄衣而绛足。蜩螗厉响,蜘蛛吐丝。阶草漠漠,白日迟迟。于嗟细柳,流乱轻丝。君王渊穆其度,御群英而玩之。小臣瞽聩,与此陈词。于嗟乐兮!于是樽盈缥玉之酒,爵献金浆之醪。(梁人作薯蔗酒,名金浆。)庶羞千族,盈满六庖。弱丝清管,与风霜而共雕。槍锽啾唧,萧条寂寥。隽乂英旄,列襟联袍。小臣莫效于鸿毛,空衔鲜而嗽醪。虽复河清海竭,终无增景于边撩。」

一百三十一、皇太子官

路乔如为《鹤赋》,其辞曰:「白鸟朱冠,鼓翼池干。举修距而跃跃,奋皓翅之䎒䎒。宛修颈而顾步,啄沙碛而相欢。岂忘赤霄之上,忽池籞而盘桓。饮清流而不举,食稻粱而未安。故知野禽野性,未脱笼樊。赖吾王之广爱,虽禽鸟兮抱恩。方腾骧而鸣舞,凭朱槛而为欢。」

皇太子官称家臣,动作称从。

公孙诡为《文鹿赋》,其词曰:「麀鹿濯濯,来我槐庭。食我槐叶,怀我德声。质如缃缛,文如素綦。呦呦相召,《小雅》之诗。叹丘山之比岁,逢梁王于一时。」

一百三十二、两秋胡 曾参毛遂

邹阳为《酒赋》,其词曰:「清者为酒,浊者为醴;清者圣明,浊者顽騃。皆曲湒丘之麦,酿野田之米。仓风莫预,方金未启。嗟同物而异味,叹殊才而共侍。流光醳醳,甘滋泥泥。醪酿既成,绿瓷既启。且筐且漉,载篘载齐。庶民以为欢,君子以为礼。其品类,则沙洛渌酃,程乡若下,高公之清。关中白薄,青渚萦停。凝醳醇酎,千日一醒。哲王临国,绰矣多暇。召皤皤之臣,聚肃肃之宾。安广坐,列雕屏,绡绮为席,犀璩为镇。曳长裾,飞广袖,奋长缨。英伟之士,莞尔而即之。君王凭玉几,倚玉屏。举手一劳,四座之士,皆若哺粱肉焉。乃纵酒作倡,倾碗覆觞。右曰宫申,旁亦征扬。乐只之深,不吴不狂。于是锡名饵,袪夕醉,遣朝酲。吾君寿亿万岁,常与日月争光。」

杜陵秋胡
者,能通《尚书》,善为古隶字,为翟公所礼,欲以兄女妻之。或曰:「秋胡
已经娶而失礼,妻遂溺死,不可妻也。」驰象曰:「昔鲁人秋胡
,娶妻三月而游宦三年,休,还家,其妇采桑于郊,胡
至郊而不识其妻也,见而悦之,乃遗黄金一镒。妻曰:『妾有夫,游宦不返,幽闺独处,三年于兹,未有被辱如今日也。』采不顾。胡
惭而退,至家,问家人妻
何在。曰:『行采桑于郊,未返。』既还,乃向所挑之妇也。夫妻并惭。妻赴沂水而死。今之秋胡
,非昔之秋胡
也。昔鲁有两曾参,赵有两毛遂。南曾参杀人见捕,人以告北曾参母。野人毛遂坠井而死,客以告平原君,平原君曰:『嗟乎,天丧予矣!』既而知野人毛遂,非平原君客也。岂得以昔之秋胡
失礼,而绝婚今之秋胡
哉?物固亦有似之而非者。玉之未理者为璞,死鼠未腊者亦为璞;月之旦为朔,车之辀亦谓之朔,名齐实异,所宜辨也。」

公孙乘为《月赋》,其辞曰:「月出皦兮,君子之光。鹍鸡舞于兰渚,蟋蟀鸣于西堂。君有礼乐,我有衣裳。猗嗟明月,当心而出。隐员岩而似钩,蔽修堞而分镜。既少进以增辉,遂临庭而高映。炎日匪明,皓璧非净。躔度运行,阴阳以正。文林辩囿,小臣不佞。」

古典文学原文赏析,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,转载请注明出处

羊胜为《屏风赋》,其辞曰:「屏风鞈匝,蔽我君王。重葩累绣,沓璧连璋。饰以文锦,映以流黄。画以古列,颙颙卬卬。藩后宜之,寿考无疆。」

韩安国作《几赋》不成,邹阳代作,其辞曰:「高树凌云,蟠䊸烦冤,旁生附枝。王尔公输之徒,荷斧斤,援葛虆,攀乔枝。上不测之绝顶,伐之以归。眇者督直,聋者磨砻。齐贡金斧,楚入名工,乃成斯几。离奇仿佛,似龙盘马回,凤去鸾归。君王凭之,圣德日跻。」邹阳、安国罚酒三升,赐枚乘、路乔如绢,人五匹。

九九、五侯进王

梁孝王入朝,与上为家人之宴。乃问王诸子,王顿首谢曰:「有五男。」即拜为列侯,赐与衣裳器服。王薨,又分梁国为五,进五侯皆为王。

一百、河间王客馆

河间王德筑日华宫,置客馆二十余区,以待学士。自奉养不逾宾客。

一百零一、年少未可冠婚

梁孝王子贾从朝,年幼,窦太后欲强冠婚之。上谓王曰:「儿堪冠矣。」王顿首谢曰:「臣闻《礼》二十而冠,冠而字,字以表德。自非显才高行,安可强冠之哉?」帝曰:「儿堪冠矣。」余日,帝又曰:「儿堪室矣。」王顿首谢曰:「臣闻《礼》三十壮有室。儿年蒙悼,未有人父之端,安可强室之哉?」帝曰:「儿堪室矣。」余日,贾朝至阃而遗其舄,帝曰:「儿真幼矣。」白太后未可冠婚之。

一百零二、劲超高屏

江都王劲捷,能超七尺屏风。

一百零三、元后燕石文兆

元后在家,尝有白燕衔白石,大如指,坠后绩筐中。后取之,石自剖为二,其中有文曰:「母天地」。后乃合之,遂复还合,乃宝录焉。后为皇后,常并置玺笥中,谓为天玺也。

一百零四、玉虎子

汉朝以玉为虎子,以为便器,使侍中执之,行幸以从。

一百零五、紫泥

中书以武都紫泥为玺室,加绿绨其上。

一百零六、日射百雉

茂陵文固阳,本琅琊人,善驯野雉为媒,用以射雉。每以三春之月,为茅障以自翳,用觟矢以射之,日连百数。茂陵轻薄者化之,皆以杂宝错厕翳障,以青州芦苇为弩矢,轻骑妖服,追随于道路,以为欢娱也。阳死,其子亦善其事,董司马好之,以为上客。

一百零七、鹰犬起石

茂陵少年李亨,好驰骏狗,逐狡兽,或以鹰鹞逐雉兔,皆为之佳名。狗则有修毫、厘睫、白望、青曹之名,鹰则有青翅、黄眸、青冥、金距之属,鹞则有从风鹞、孤飞鹞。杨万年有猛犬,名青驳,买之百金。

一百零八、长鸣鸡

成帝时,交
趾、越嶲献长鸣鸡,伺鸡晨,即下漏验之,晷刻无差,鸡长鸣则一食顷不绝,长距善斗。

一百零九、陆博术

许博昌,安陵人也,善陆博。窦婴好之,常与居处。其术曰:「方畔揭道张,张畔揭道方,张究屈玄高,高玄屈究张。」又曰:「张道揭畔方,方畔揭道张,张究屈玄高,高玄屈究张。」三辅儿童皆诵之。法用六箸,或谓之究,以竹为之,长六分。或用二箸。博昌又作《大博经》一篇,今世传之。

一百一十、战假将军名

高祖与项羽战于垓下,孔将军居左,费将军居右,皆假为名。

一百一十一、东方生

东方生善啸,每曼声长啸,辄尘落帽。

一百一十二、古生杂术

京兆有古生者,学纵横、揣摩、弄矢、摇丸、樗蒲之术。为都掾史四十余年,善訑谩。二千石随以谐谑,皆握其权要,而得其欢心。赵广汉为京兆尹,下车而黜之,终于家。京师至今俳戏皆称古掾曹。

一百一十三、娄敬不易旃衣

娄敬始因虞将军请见高祖,衣旃衣,披羊裘。虞将军脱其身上衣服以衣之,敬曰:「敬本衣帛,则衣帛见。敬本衣旃,则衣旃见。今舍旃褐,假鲜华,是矫常也。」不敢脱羊裘,而衣旃衣以见高祖。

古典文学原文赏析,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,转载请注明出处

相关文章